黄炳:《狗仔式的爱》

Categories 文章

最近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开幕的群展《单手拍掌》中,展出了艺术家黄炳的委任作品《亲,需要服务吗?》,这样一个暧昧的标题展现的是一个在性方面存在困扰的老年男人和他性感儿媳妇的“扒灰”故事,一个讲述了好色却无能的老年男性的故事。这样关于性禁忌和性权利的议题是黄炳经常使用的,但与严肃地探讨不同,黄炳善于使用夸张艳俗的色彩构建自己的动画作品。

黄炳这部《狗仔式的爱》便是一部稍早期创作的作品,它的内容直接让我想起另一部香港电影《香港制造》。青春中过剩的性欲和因无法成功造成的挫败感成为了李灿森扮演的中秋的关键词,结合电影设定的时代背景,香港社会面对即将发生的社会变化即激动又茫然,仿佛刚刚完成成人礼但内心还未成熟的青年一样。而这种茫然又在内在转变为焦虑,在荷尔蒙的作用下继续催促着性欲。

“我的每个飞机都是为你打的”,这句经典台词把中秋塑造成了具有玩世不恭的态度和不知何去何从的青年。他的“宅”属性和“痞”属性代表着非常典型的“港男”。同样,艺术家黄炳在艺术创作上也体现着带有“痞”属性的幽默和“宅”属性的无力感。

《狗仔式的爱》的英文标题是 Doggy Love, 让人直接想到 doggy style (小狗式,后入式),短片中确实也体现了这一点,但中文标题却也隐含着仿佛“狗仔队”式的暗中追逐、侵犯隐私,这也是短片中男主角的日常。

短片中以黄炳特有的动画风格,用夸张的色彩和造型,以略微崩坏的审美讲述了一个神奇的故事。几乎和东亚地区所有的高中男生一样,这个时期的直男或许带着想要加入“成年直男俱乐部”的心态,总想要在行为上表现出这种急切,他们嘲笑长得不好看的女生,意淫校花,以不可一世的态度向世界用力地宣布着每一个女人都是自己潜在的性欲评判对象。因此也就不难见到男生聚集一起讨论这些“私密”话题,并在行动上体现出来。

女主角是一个双乳长在了后背上的女生,但身材比例很好,只是这种奇特的外形让她成为了所有男生欺负的对象。而男主角也是这些行动的参与者之一,但不同的是,他看到背后的双乳依旧会有生理反应,并使他困惑。其实这本身也没什么可困惑的,人的性欲大多来自社会和文化的塑造,如同有些男性会对迷你裙勃起或者对长发勃起一样,这些本身不是性器官的客观事物,被文化赋予成了性符号,就能产生性唤起。在这部短片里,乳房也一样,无论它们位于什么位置。

这种奇妙的性欲让男主不断地像狗仔队一样追逐着这个略微奇怪的女生,而和所有的浪漫故事一样,他爱上了她。并且最终结婚在了一起。好上加好的是,因为之前他不喜欢小狗式的体位,现在却喜欢了,因为她的双乳长在背面,而不似其他女生一样,小狗式的时候只能面对一个平板的背部。

略带下流的“大团圆”结局充斥着宅男式的饥渴与幽默感。黄炳是一位经常探讨性欲的艺术家,但和美感、性感之类的性欲不同,他作品中的性欲大多来自不太懂得社交的宅男和他们的性幻想,带有一种不顾及女性或者说不懂得顾及女性的拙笨趣味和幼稚。

去年他在马凌画廊的展览《你要热烈地亲亲爹哋》探讨的则是 daddy issue (一种喜欢年长男性的性偏好,两人喜欢在关系中或者性爱中分别承担爸爸和孩子的角色,以没有血亲关系的假父子关系构建出禁忌,并在恋爱和性爱中打破这种禁忌), 展览英文名更是直白地使用了 Who’s the Daddy?, 这个在年上 A 片中经常使用的台词。整个展览借由象征着纯真与父爱的儿歌作为灵感来源,实则探讨的是同名的性爱关系。并且由这种性爱关系所发散出来的主导/被主导,施虐/受虐等权利性爱化的议题。以稚拙的个人风格呈现出的视觉图像在脱离语境时甚至可以看做是儿童书插图,但其内容却极度反差为少儿不宜的性爱话题和与性有关的敏感话题,例如堕胎、阴茎长度、约炮软件等。用可爱的动画风格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这些敏感话题的严肃性,增加了些许调侃,但是其背后的对于都市人,特别是都市各个年龄层的男性抛出了许多问题,或者说是将这些问题用略微“黄暴”的形式陈列出来。

《狗仔式的爱》也异曲同工,高中宅男“恶趣味”的背后是关于什么是性、什么是爱、为何男性想要“拥有”被自己凌霸的对象、什么是性癖之类的连续发问。 这种以略微黑色幽默的处理问题的方式多少能够反映出一种自嘲,不是针对艺术家个人,而是针对一个普遍的群体的自嘲,在男权社会中作为主导的直男群体中的“性劣势群体”关于自身的无力感与过剩的性欲之间的矛盾,以及如何以“来都来了”这样的心态处理问题所呈现的无奈。作为被权力化了的性和被性化了的权力,性与权力总是相辅相成并互相隐喻,性劣势即权力劣势,从宏观上来看,隐喻着一个逐渐“阳痿”的社会。